• [摄于3年前的某一日]

    如果说现在叫我特地拍个笑脸我倒忘记了怎样微笑  怎样微笑看上去不是那么的勉强 那么的苦涩

    貌似我好像不能以这种状态这种心态来面对这样的生活 但是有时候自然而然的悲伤心态涌上来 不想说话 不想见人 只想写写字把此时的状态记录下来。途中如果停顿了一下 我又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的纠结跟悲剧。

    今天开了好久没开的博客 原来我还是有一个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回收站 就像似文章分类的名称'北海的二号旧灯塔'谁会去理会那个已经要拿来怀旧的东西 我会 .. 看着一张张照片 一片片日记 仿佛记忆被拉回了在写博客的日子 也会想当时是以怎样的心情来描绘的呢 是开心吗还是惆怅呢。

    我已经不想去记起自己的年龄 也不想去看日历一天天一页页的被撕下 厚厚的日历变的越来越薄 到头的日子一天天变少 每时每秒每刻的临近 我想说我是害怕甚至是惧怕它的到来的 我只想开始却害怕结束的那一天。

    ---------------脑子突然的放空 无从下手第一个字------------------

    现在每天都能听到新生儿的诞生 又有一个小生命来到了这个世界上 是高兴吗 一开始那一刻肯定是充满着幸福 真希望这些无辜的小生命不要长大 永远停留在美好的童年 不要去接触这个肮脏险恶的社会有多好。都说女大十八变 但是也应证了小时候漂亮长大会变难看的事实 看到过好多个小宝贝小时候白白嫩嫩漂亮至极 可越长大越变的难看 这是为什么呢 基因因素吗 貌似每个人都会这样呢。再怎么样每个人也都是家里的小宝贝。

    前个星期听闻了当地一个12岁的小女孩在医院产下了一个4斤差不多的女婴 女婴的父亲至今还在调查中 小女孩也不说小孩的父亲是哪位 忽然那一刻后 谣言充满了整个小县城 各种稀奇古怪的说法都有 不知道真相到底是哪个 只希望那个人面兽心的人能去自首检讨自己犯下的罪恶 这种人就是连畜生都不如 12岁刚刚开始萌芽的小青春 就这么活生生的被扼杀掉 残忍至极。可恨的不知哪家电视台的记者居然为了第一手新鲜头条前来采访 幸好被医院给回绝了 如被媒体夸大其词的在电视上报道一番 那这个小女孩往后的生活要怎么过 成为了焦点人物 要知道她其实也还是孩子 也是受害者 也是未成年 是需要人保护的 并不是被播放在电视中成为大家闲余饭后话题的 真不知道这些记者是怎么想的。阴影一辈子都是抹不去的 只希望这个小女孩能以好的心态来继续生活 不然苦的是刚出生的小生命和还在读初中的小妈妈 望安好。

    =============

    其实本身以前并不是喜欢去听杂七杂八的杂碎 因为是跟自己不搭嘎的事情 天朝这么大奇怪的事情多了去了 但是越来越往后也会替那些受到伤害的人感到难过感到惋惜。在不该承受痛苦的年龄承受了一切 想到自己现在的生活比他们好上千倍百倍 我们居然还不知足还不珍惜  现今大人们口中唯一的话题是婚姻 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赚钱是在第一位 所以真不想去考虑其他的东西 其他的问题 那会让我感觉到压力很大从而更加的恐惧它。

    本以为重新开始记博客 会写不出一个字一句话来 闲闲碎碎居然也说了这么多 很羡慕那些文笔很好的人 因为能写出那些很美好很美好的句子 而我也就只能写一写这么生活中来的闲碎句子 或许闲碎也有闲碎的好处 因为做不到文笔好这也算是自我安慰吗 呵呵 我也不知道。

    今天再见。偶尔光顾的回收站。其实我很爱这个地方 只有我一个人在的地方